免ysb248易胜博机磊石成鑫机械 水泥砖机的抗压结构性能能经受时间的考验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时事热点 >

上海最小的派出所有11名警察,所长是一名“女将

时间:2019-03-08 23:04来源:本站 作者:磊鑫砖机 点击:
朱洪葵(左一)和同事进行日常巡逻。本文图片均为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 供图 朱洪葵工作的地方是上海最小的派出所,总共只有11名警察,她是这里的头儿派出所所长。 这个派出

 
朱洪葵(左一)和同事进行日常巡逻。本文图片均为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 供图

 

朱洪葵工作的地方是上海最小的派出所,总共只有11名警察,她是这里的头儿——派出所所长。

 

这个派出所,全称很长,名为“上海青浦公安分局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”,负责的地方很重要——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。

 

面积0.98平方公里的会展中心,常年展会不断,大型展会时每天人流量超过20万,短时密度极高。朱洪葵带领自己的小团队,出色地完成了各类展会以及展馆综合安保任务。

 

最近,这名女派出所所长被评为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,再过十多天她便从军从警整整30年了。

 

“首先必须熟悉地形”

 

2014年,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正式竣工。

 

这个外形如“四叶草”的展馆内部设计复杂,各类展馆林立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,展会越来越多,安保工作越来越重,原本设在这里的警务站渐感压力,有所局限。

 

上海青浦公安分局国家会展中心治安派出所(以下简称“国展所”)在2017年正式成立,原本在青浦公安分局负责政工工作的朱洪葵,也在这一年被调至国展所担任所长。

 

朱洪葵干的第一件事是带领团队,走遍会展中心的每个角落。

 

“这好比派兵打仗,首先必须熟悉地形。”朱洪葵说,刚来的一阵子,她每天琢磨会展中心的平面图,得空就跑到会展中心里走上几圈,偶尔也会不小心迷路,“后来一想,我都会这样(迷路),展商他们初次来这里,更加分不清方位。”

 

于是,她要求每位民警一定要自己多走走,了解每一条通道,“哪里最近,哪里能直接到达,这样才能更好地为展商服务。”

 

然而,国展所只有11名警力,日常工作量大与人手不足的矛盾非常严重。怎样找准对策,守土有责?在经过一番思考后,朱洪葵大胆地进行了责任片区划分。

 

会展中心外形酷似“四叶草”,因此她让所里的4名社区民警每人负责“一片叶子”。同时,3名治安警长负责协助,南北片区各分派一名警长,还有一名负责综合治安打击。

 

在此基础上,两名副所长再分别叠加进南北片区,朱洪葵自己从整体上负责。“还剩下一个人吧,他就负责做内勤。”朱洪葵笑了笑说。

 

进博会现场,朱洪葵(左一)为交易团工作人员提供帮助。

 

由于客流量大,每逢展馆活动期间,盗窃、扒窃案件时有发生,此外,展会最容易产生各类劳资纠纷。在日常巡查中,11人的力量依然远远不够。

 

朱洪葵又想到一个方法:整合各方力量。国展所先后与会展中心安保部、西虹桥社区服务中心等单位支部共建,并联合各单位成立了党员先锋队、退役军人突击队、保安辅警服务队等11支队伍,在各类展会安保中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

此外,得益于此前积累的政工工作经验,朱洪葵带领国展所,每逢学雷锋日、劳动节、建军节等节日都会举办活动,传承精神,增加团队的凝聚力,一方面让大家不会干得很枯燥,另一方面也让展馆变得更有温度。

 

“我们代表的是中国警察”

 

国展所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。

 

“我们有到岗的时间,有展会的时候每天早上7点半必须到,撤岗的时间就不一定了,展会结束等人走完了,或者撤馆了才可以离开。”朱洪葵看了一眼2019年的展会安排,“今年基本三天一次展会,对于我们来说,是没有双休日的。我们要看哪天没有展会,就机动临时休息。但就是没办法和家人碰到,因为休息的时间难以一致。”

 

首届进博会前后,朱洪葵和她的团队迎来了一次严峻考验。

 

2018年的夏天,进博会重点核心部位改建,高温、粉尘、刺鼻的气味充斥场地。国展所的民警既要去建设工地检查,也要保障日常展会的安全,朱洪葵说,自己和同事的鞋子不知道跑坏了几双,“可我一想,工人比我们更辛苦,他们每天都在直面这些。”

 

2018年11月,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举办,全球政商要员齐聚“四叶草”。身处主战场,国展所更加繁忙,“五加二”、“白加黑”式的加班成为民警们的工作常态。

 

除了对工作严格要求,朱洪葵对所里民警的警容也格外注意,她要求女民警的头发要盘起来不超过肩膀,所有人的制服要干干净净,一些细节的地方比如袜子,不要花里胡哨。“我们民警不仅仅代表分局,代表上海警察,站在这样的国际窗口,更是代表中国警察的形象。”她说。

 

然而,谈到自己的家庭,朱洪葵一度哽咽。十年前,她的母亲不幸成为了“渐冻人”。2018年,父亲车祸住院,家里还接连有亲人生病、去世。由于无暇分身,读初中的儿子经常是这个亲戚家住住,那个亲戚家住住,“我真地顾不上他了”。

 

原本,她答应让母亲看看进博会。“但直到进博会结束,都没有时间。”她回忆说,2018年11月13日晚上,在进博会最后一辆卡车驶离国家会展中心以后,她才得空拿出手机,让电话那头的母亲通过视频,看一看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模样。

 

再过十多天,朱洪葵便从军从警整整30年了。

 

1989年,19岁的她入伍,当兵16年后退伍,进入青浦公安分局,从一名普通的民警开始做起。一路走来,或许是有过军人的锻炼,她对待工作雷厉风行,对组织交给她的任务总是高标准严要求地完成,并会不断创新。

 

“我读书的时候在电视里看到部队女兵,就非常崇拜,向往。”朱洪葵说。